<
家国春秋

千秋家国梦两岸两板桥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1-15 11:55

  板桥林家,是五大家族中异常特别的一家。说他特别,是因为其余的四大家族在日据时期都不同程度地与日本占领者进行了合作,而板桥林家,却始终旗帜鲜明地反对日本对的侵占,并且一再出钱出力,为能够摆脱日本占领殚精竭虑。如今板桥林家遗留下来的林本源宅邸是著名的景点之一,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林氏一家在日本占据之后,为了不作清朝弃民,毅然举族渡海回到厦门,在风景如画的鼓浪屿上,修建了“小板桥”。今天,就让我们一边重温“不做奴”的悲壮历史,一边看看这个世家大族横跨两岸的民族情缘。

  同五大家族的其他几家一样,板桥林氏也是清代自渡海赴台的垦民。林氏开始并不定居在板桥,而是在新庄一带贩米为生。贩米生意做大之后,林家开始大量购置农地,积累了巨额财富。1846年至1848年之间,为了方便屯放收来的租谷,林平侯的三子林国华与五子林国芳在板桥一带兴建弼益馆作为租馆。该馆面积约150坪,为特殊形式的四合院,并于前后设有凉亭,以作为点收租谷的地方。

  1851年,林本源家族迁居至板桥,并于同年兴建三落大厝以作为家族居所。这时由于漳州人与泉州人对峙,拥有庞大财力的林本源家族自然成为当地漳州人的主要领袖,而三落大厝也成为当时漳州人的主要指挥所,因此该厝不但在建筑时加上诸多防御设计,平日亦有数百壮丁在此戒备,并维持至日治时期初期。

  林家的真正发迹,起源于著名的“牡丹社事件”。同治十三年,日本借口琉球渔民为土著所杀,发动侵台的“牡丹社事件”。清廷命时任福州船政大臣、平定太平天国的名臣沈葆祯为钦差大臣并借饷200万两为军费以主持台海防务。日本退兵之后,沈葆祯奏请抚垦后山及山区,板桥林家大力帮助。光绪十年,中法战争波及,清廷派钦差大臣刘铭传以巡抚的身份主持防务,林维源再度捐助饷银20万两,并协助刘铭传帮办防务及出任垦务大臣,一跃成为红顶商人,再经刘铭传而得与在北京权倾一时的李鸿章、盛宣怀等人相识。光绪十六年,出任太仆寺正卿。甲午之年为慈禧60岁万寿,一切典仪以乾隆二十七年皇太后七旬庆典办理,用银700万两,户部拨银400万两,各省、官等报销,其中以个人名义进奉最多的为太仆寺正卿林维源3万两。林维源结交当朝公卿又参观盛宣怀在苏州的名花园留园之后,也将板桥林家花园大事增建,一砖一瓦,一石一木,皆由唐山海运而来,成为庭园的代表。

  如今在厦门鼓浪屿南部,有一座精巧的宅邸,名叫菽庄花园。到鼓浪屿的人,都会去这里看看。然而,这座花园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名字:小板桥。

  这座菽庄花园,是以林氏家族传人林尔嘉的字命名。其实,林尔嘉并不是林家骨肉,而是厦门抗英名将陈胜元五子陈宗美的嫡生长子。6岁那年,被过继给林氏,成为林维源的螟蛉之子。他也是林维源的第一个儿子。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将岛及周边岛屿割让给日本。林维源父子不愿做清朝弃民,毅然放弃在的庞大产业,举家迁到龙溪乡下。林尔嘉随父回乡后,常与知己谈论救国救民之道。当时有参议王清穆考察东南商务,赞赏尔嘉才识,调入京师任职。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林尔嘉任厦门保商局总办兼厦门商务总会总理。为使国家富强以抗外侮,他提出许多改革经济的积极建议。还竭力维护地方治安,保障商民的正当权利。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陈宝琛任福建铁路总理时,也敦请他襄助,并聘为商部顾问。

  光绪末年,清政府一度计划整建海陆军,林尔嘉出于爱国热忱,捐献巨款,被晋升为侍郎。不料这笔捐款却被挪用修复遭八国联军破坏的颐和园。他的爱国宿愿成为泡影,愤而辞职归里。此后,历经与洪宪帝制,林尔嘉公务纷繁,心力交瘁,远赴瑞士养病7年。

  从瑞士养病回国后,林尔嘉隐居在小板桥,赋闲期间,他经常邀约游宦、通儒、骚人墨客吟对,并结成菽庄吟社,刊行《菽庄丛刻八种》。1938年5月,日本侵略军占领厦门,64岁的林尔嘉再失家国,避走南洋,继续整理出版《菽庄丛书》6部。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他才回到阔别50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