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国春秋

叶嘉莹:诗歌背后的家国情怀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4-12 10:59

  (学生记者 王悦摄影报道)“甘为夸父死,敢笑鲁阳痴”(《生涯》),展现了她对诗歌的炽热追求;“如来原是幻,何以渡苍生”(《咏莲》),表达了她对战乱中人的悲悯;而“入世已拼愁似海,逃禅不惜隐为名”(《冬日杂诗六首录一》),则揭示了她近90年生活的精髓。她就是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叶嘉莹教授,人称“叶先生”。2012年10月25日,叶先生在南开园东方艺术中心举行了主题为“《迦陵诗词稿》中的家国沧桑”的讲座。

  叶先生生于兵荒马乱的1924年,这是先生坎坷一生的开端,叶先生在讲座中以自己多年创作的诗歌为导线,追随她过去生活的足迹,向大家生动展示了她所经历的“家国沧桑”。少时,“如来原是幻,何以渡苍生”,描绘的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兵荒马乱;17芳龄,“何知梦未冷,人朽桐棺木”(《母亡后接父书》),表达的是乱世中极为深刻的家散、丧母之痛;成家后,“覆盆天莫问,落井世谁援”(《转蓬》),刻画的是50年代白色恐怖中被害者寄人篱下、无依无靠的处境;半百后,“只缘明月在东天,从今惟向东天望”(《踏莎行》),记述的是78年后游子归故乡那满怀希望的心声。无疑,这些作品已然可以看作一部家国史。

  先生说她写作都是有感而发的,这样诗词才能具有“生命”和力量,所以她批评现代人只把诗歌当应对考试的知识和工作的工具的做法。先生读诗时的语调和发音都很特别,她也在讲解中多次强调“吟唱诗歌”的重要性。她认为“声音之美是诗词的生命”,古代平仄、入声与现代有很多不同,而用普通话读诗就失了那种感觉和韵味。

  先生不仅在创作成就上赢得赞叹,当她讲到为了维护老师推荐的名誉舍弃哈佛优异条件回到时,当她说对丈夫怒其不争却仍不忍伤其痛处时,当她说在饱尝“家国之愁”的过程中“为国家流泪,但从不为自己流泪!”的时候,现场一次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88岁的叶先生一袭黑色风衣,配上花白的卷发,彰显了一种生命的厚重感。全场讲座3小时,先生从开始一直站到结束,这份精神,这份毅力,得到了讲座结束时经久不息的掌声。